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底部栏目  > 期刊专区  > 期刊总汇  > 2018

2018年第4期总100期纪念特刊



版权百期 弦歌不辍


这是《中国版权》杂志的第100期。


我们以本期杂志,向所有作者、读者,向所有为国家版权事业进步辛勤奉献的朋友们致敬!


《中国版权》杂志,前身为创刊于1991年的《著作权》。《著作权》伴随着我国著作权法的颁布和实施而诞生,于2002年更名为《中国版权》,同年2月,《中国版权》第1期正式出版。


第100期是一个值得纪念和思考的重要节点。


我们深感,作为一份国家级版权权威期刊,在她出版第100期之际,系统梳理1991年创刊以来的历程点滴,无论是对于当下还是未来 ,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:


 ——这份杂志完整记录了当代中国版权事业的发展足迹。从理论、立法、司法、行政执法到宣传教育、版权服务、版权产业、国际交流,从宏观的国际版权大势、国家版权方针政策到微观的具体版权话题,本杂志创刊27来刊载的4000多篇文章,通过精心编辑,再现了不同阶段我国版权工作者的思考和探索。可以说,这份杂志浓缩了中国版权法制建设的伟大进程,反映了几代中国版权工作者和版权人的艰辛努力和不懈奋进。


——这份杂志汇聚了当代中国几乎所有版权精英的思考和著文。看着我们整理后的杂志总目录中作者的名字,除了“群星灿烂”这四个字,我们找不到再恰当的表达。可以说,改革开放40年来,在中国版权事业发展史上起过重要作用的人,都曾经是《中国版权》杂志的作者。他们来自不同的领域、行业,以平等的作者身份相会于本刊,是他们的支持使 《中国版权》走到了今天。我们向每一位作者致敬! 


——这份杂志凝聚了无数版权前辈和同仁的心血。仅举一例——郑成思老师。自1991年杂志创刊之始,郑老师就为我们撰文,他在创刊号上发表的文章题目为《著作权法实施前应当明确的若干问题》。此后,他不断发文,文章高屋建瓴而又务实平实。2006年第4期,杂志刊发了郑老师的《国际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及其对我国的影响》,不料此文成为绝响——2006年第5期《中国版权》杂志就刊登了郑老师离世的专稿《沉痛悼念法学家郑成思》。忆及此处,编辑部同仁无不为之动容。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,仅仅致敬是不够的。


 ——这份杂志始终在关注并引领前沿。很多今天看来是版权热点的话题,杂志在过去已早有关注和探讨。比如,关于人工智能创作物的可版权性及权利归属等问题的探讨,是当前版权理论界的热点话题;我们在梳理中发现,杂志早在1991年就刊发过题为《人工智能的知识产权问题国际研讨会》的文章。不少看似是今天涌现的新话题,实则过去多年中杂志一直在讨论,这些旧文带着鲜明的历史痕迹,却并不真的陈旧,今天读来仍有其重要的意义,甚至历久弥新、值得珍视。


正是通过对往期杂志的认真梳理,我们才在多种纪念刊方案中,坚定选择了以“原生态”“干货”的方式呈现。 希望以此朴素的表达,向创刊27年来所有的作者和相关各方致谢和致敬!通过这样一种“原生态”的记录,也期待能给业界留下一份富有价值的文献资料。


编辑是没有“创造”的创造,只为服务于作者的才华。我们借杂志第100期纪念刊,也向曾在本刊工作过的所有编辑同仁,道一声感谢,表一份敬意!


凡是过往,皆为序章。沉潜历史,思考良多,倍感责任重大。在互联网、新媒体时代,如何让这样一份带有光荣使命和厚重历史感的传统杂志,与时俱进,持续焕发生命力,发挥更大的作用?也许答案还需探索,但行动已在路上:2018年《中国版权》杂志全新改版,“中国版权共享课堂”“新时代版权强国青年征文大赛”等活动全面启动,以及全媒体融合联动已经开始尝试......


在强化版权创造、保护和运用,建设版权强国的伟大新征程中,在“两个一百年”奋斗目标和“中国梦”实现的宏伟蓝图中,这份杂志应当也必须发挥它应有的作用。我们愿同诸位一道做那奔驰的猛士、不惮于前驱,成为版权强国建设的生力军!


在新时代,什么才是权威媒体的使命责任?在新媒体时代,什么才是行业媒体的立身之本?在碎片化阅读时代,什么才是专业媒体的价值本源?


我们坚信,专业建设,必始于岁月累积,承前启后是我们的使命;我们坚信,技术进步淘汰的只是抱残守缺之人,媒体价值终有回归之日;我们坚信,内容价值和社会责任是任何媒体形态存在之本,这是一切变中的不变。 


我们也深知,未来的挑战和问题还很多,在媒体深度变革时代,我们肩挑新的责任和担当。


弦歌不辍,砥砺前行。优质办刊,内容为王。连接作者与读者,沟通理论与实践,结合学界与产业,为版权产业链各方提供更多的交流学习平台和服务,与读者和业界共创价值、共同成长,是《中国版权》杂志不变的坚持。


坚持,是我们献给未来的选择。



责编|肖虹

编辑|姬力


姓名:
手机:
邮箱:
内容:
X